当前位置:首页 > 影视台词 > 小品剧本 > 正文
文章正文

话剧剧本《行程》

影视台词 > 小品剧本 > :话剧剧本《行程》是由我爱语录网(www.akuvire.com)为您精心收集,如果觉得好,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,以下是话剧剧本《行程》的正文:


时间:现代
人物:
阿虎:男,二十几岁,稍瘦,几颗黑牙齿,在社会上闲逛。
老黑:男,三十多岁,人贩子,人稍黑。一身黑色西服,打着红黄条纹的领带,脚上一双运动鞋。头发似乎打了固定胶,一根根特有精神地摆正着姿势。
张武:男,二十几岁,人高马大,喜好赌博。
佳佳:女,五岁,皮肤有点黑,眼睛不大,单眼皮。穿着一条的确良的绿色裤子,裤子已经很脏,有着明显的污迹,裤脚有点磨损,挂着几条虚线。上身是粉红色的,很陈旧,仿佛一块涂颜料的画布。
爷爷:阿虎的爷爷,花白胡须,老态龙钟。
小虎:阿虎五六岁的时候。
第一幕
【在人流穿梭的大街上,阿虎闲逛着,眼珠子贼溜。他靠近了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,一只手接近她的背包。女人警觉地转开了。阿虎寻找下一个目标。阿虎慢慢地靠近另一女人。突然一只大手勾住了阿虎的脖子。
武:你小子,今天终于逮到了你了。
虎:大哥,大哥,别。
武:(收手)小子,今天你还想躲到哪里去。
虎:真不是,武哥。你看,我现在不就是赚钱吗。
武:赚钱?也就是你现在没钱,是吧?(张武搜阿虎的身,搜出了二十块钱)。
虎:武哥,你放心,钱,我一定会还的。就两天,两天后我给你送过去。
武:别跟我打马虎眼啊。
虎:知道,知道。
武:好,暂且相信你一次,最后一次。两天时间啊。
虎:知道,知道。武哥,你慢走。
【张武下场,阿虎在街上晃荡着。一个女人从他身旁而过,他没机会下手。
【老黑晃荡着从舞台一侧上场。
黑:怎么了,老弟?
虎:在街上跟了一个女人一个小时,始终没机会下手。他妈的,真运气背。
黑:咋还玩这一套呢,告诉你一新门路。小孩比女人好下手。(贴着耳朵)
虎:小孩?(惊)。
黑:现在这钱好赚。再说了,那些没人照看的小孩,站在街上也是晃荡着。有些人家里,生男的却偏偏生了女儿,生过来又不想要,照看不好。而有些人家,想个小孩想疯了,偏偏女的又生不出孩子来。我们把这些没人照看的小孩送到需要他们的地方去。这叫资源合理分配。
虎:可是,这……
黑:只要你有货,我就保证能够合理安置。老弟,可以试一试,一个两万块钱呢。
虎:两万?两万?……
 
 
第二幕
【榕树的叶子随风轻微地摇晃,透过那枝头的青绿,一抹阳光仿佛穿透进来,散落那些耀眼的光芒,似刀刃上的刀光,刺得人睁不开眼。阿虎咽了一口痰,继续朝前。远处一个卖水果的小贩,用着粗哑的声音叫卖着,这声音不平衡也不规律,“呦”地一声, 叫得人心惶惶。
【佳佳站在榕树旁玩着根小树枝,阿虎渐渐地向佳佳而去。还有几米的距离,阿虎停住了,脚步畏惧着退缩。
虎:(自言自语)你要吃糖吗?叔叔有很多的糖哦。
【阿虎四下张望,慢慢上前,来到佳佳身旁,阿虎露着笑容,他脸上的肌肉抽筋似地拉扯着。
虎:小朋友,你几岁了?
佳:五岁。
虎:叔叔带你去看猴子好不好?(紧张地搓手心。)
佳:猴子?
虎:不,不,哦,对,前面有猴子,猴子翻跟斗,猴子吃玉米棒。叔叔还给你买糖,各种颜色的糖,可甜了,你可以吃棒棒糖,也可以看猴子。
【佳佳的小手伸向阿虎,阿虎一愣,他像一尊石头雕像般不动,一两秒钟之后,他用最快的速度,像逮住个小鸡般,抓起小孩的那双像鸡爪般脏的小手,忐忑而激动地朝着一个方向颤栗地走去。他们迅速进入一条小巷子,然后又从小巷里出来,往右转方向,进入另一条巷子。阿虎牵着小孩的手,用力往前奔。
佳:叔叔,猴子呢?
虎:嗯……穿过这条小巷就看到猴子了。
佳:猴子吃玉米棒吗?
虎:不吃。
佳:可是我爷爷说,小猴子吃玉米棒的。
虎:不吃。
佳:为什么小猴子不吃呢?
虎:不知道。
佳:可是玉米棒好吃。
虎:嗯。
佳:猴子为什么不吃?
虎:不知道。
佳:我爷爷说,小猴子吃玉米棒的。(叫囔)
虎:哦。
佳:那猴子怕不怕玉米棒烫?
虎:你再吵,就不带你去看猴子了。
佳:可是你明明约好去看猴子的。
虎:你还吵。
佳:你说话不算数。(叫囔)
【阿虎的头转了过来,目露凶光。他腰里有一把短刀。他盯着小孩那双眼睛,刀光在后背闪现。
【小巷的转角处,传来汽车的鸣叫声。你那鸣叫声尖锐地似乎只是为了撕裂地球,刺耳的。阿虎在烦躁的基础上又添了层不安。
佳:你后面是什么?
【阿虎的面部肌肉突然来个大转变,堆起了笑容,假惺惺的。他收起了刀。
虎:小朋友,叔叔从来不说谎。叔叔现在带你去。
【阿虎正要迈开脚步,佳佳已经奔到了他的前面。他惊愕,赶紧冲上去,抓住了佳佳的胳膊。阿虎从口袋里摸出几块糖来,塞在佳佳的手里。
虎:叔叔这里有几块糖,你先吃,等下叔叔一定带你去看猴子,再买好多好多的糖。
【佳佳畏缩地不敢接。
佳:我妈妈说,不能吃糖。
虎:没事。叔叔说可以吃,就可以吃。这些糖都给你。(他和颜悦色地把糖给佳佳)
【佳佳胆怯地站着,看了样阿虎。佳佳突然抓了糖,笑开来,呵呵呵地,露出两排白色的牙齿。随即她又捂着嘴笑,眼睛笑得眯成了线。接着佳佳又把下半个脸躲在她的胳膊后,发出轻微地“嘻嘻”地笑声。佳佳看阿虎的脸,似乎又有点羞怯,佳佳转过了脸去,发出“嘿嘿呵呵”地笑声。
【阿虎看了看佳佳。他抬眼看前方,周围大街上的一束束陌生的目光,他心生惶恐。
佳佳满手黏糊,嘴角挂着不知是糖水还是口水的那种白色的液体。阿虎本拉着她的手,嫌脏,又放下来,拉扯着佳佳的衣袖。佳佳沉浸在享受糖的甜蜜的喜悦中,任由阿虎摆布。佳佳拽紧了手中的糖果,生怕掉出一颗,但拽紧着,她似乎又不放心,打开小手,数了数,拿了一颗起来,看看包着糖果的绚丽的包装纸。
佳:它是粉红色的吗?
虎:嗯。
佳:那里面的糖也是粉红色的吗?
虎:嗯。
佳:里面糖是什么味的呢?
虎:不知道。
佳:它是橘子味的吗?
虎:嗯。
佳:你不能说——嗯。
虎:那应该说什么?
佳:是。
【阿虎不吭声。他的目光闪烁不定,一只手紧紧拽着佳佳的衣袖。
佳:你怎么不说哦?(发飙着)。
虎:是,是。
【佳佳勉勉强强地被拉扯着。
佳:哎呀,我都走不动了,能不能快点哦。
【佳佳手中的糖,已经没了。阿虎沉着张脸,拽着佳佳的胳膊,一把拖过来。但佳佳也跟他对抗,一只脚往后使劲,像拔河比赛似的。
虎:你还想不想吃糖?我那里还有很多。你自己走,到了,糖全给你。
【佳佳站在原地,像根木头般。
【阿虎掏出了后背的刀,斜眼瞧了瞧四周,双手有点颤抖。
虎:你不想看猴子了?
【佳佳依旧没有挪动步子。阿虎上前,抓起小孩的胳膊往前拉,她却也磨蹭地往前走了两步。
佳:没力气了,没力气了。
【佳佳曲着腿,躬着背,挂着一只胳膊,扬着脑袋,口中故意大声地喘着粗气。
【阿虎拉着她的胳膊往前。但佳佳勉强地被他拖拉了两步,又停了下来。她继续躬着背,挂着胳膊,张开了嘴,伸出舌头,大声地喘着粗气。
佳:太累了。(软绵绵地,接着夸张地“呵……呵”再喘两次粗气。)
虎:上来。(粗鲁地,皱着眉头,蹲了下来。)
【佳佳马上笑容绽放,精神奕奕地直起腰,走上前,趴在他的后背上。她的双手绕着阿虎的脖子,两只手不安分地左右拉扯。阿虎的脖子被她勒地不舒服,喘不过气来。阿虎挣扎着蹲下来,立着眉头,咬牙切齿。
虎:你再抓我脖子,小心……
【佳佳瞪着一双无辜的双眼。阿虎瞧了瞧周围,警惕着。
虎:到前面来。(上气不接下气地抱起佳佳。)
【佳佳一副嬉皮笑脸地往他身上蹭,小脑袋压在他的肩膀上,小脸朝后。两只胳膊还是绕着他的脖子。两只手不停地拉扯他后背的衣服。
虎:别拉衣服。(喘着粗气)
【佳佳的手停了下来。几秒钟之后,她的手触到了他后脑勺的头发,她抓起几根缠绕在手指上,用力一扯。
虎:别动头发。(叫)
【佳佳的手放了下来。但随之,她又抓,拉,扯。
【阿虎放了她下来。阴沉着脸,指着前面的一间小矮房。
虎:你看,猴子就在那屋子里。(皮笑肉不笑的。)
【佳佳瞪大双眼,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,向房子跑去,在门口停了下来,阿虎“吱啦”地拉开了铁拉门。此时佳佳却站在门口,不往里进。
虎:进去吧,你。
【阿虎一把拽过她的胳膊,进了屋。
 
第三幕
【这是一处破旧的老房子,在这个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中,它却还只是用承载着历史的断瓦残片来装扮。墙壁的下半部分爬满绿苔,墙壁的上半部分留着几处或大或小的疤痕,其中一个白色的字“狗”歪歪扭扭地画在上面。色调不均的木板门外,是一扇生了锈的铁拉门,似乎轻轻地往里动一下,都能捣毁好几个蜘蛛网。这处房子旁边也还有相同风景的几处参差不齐的老房子,同样地如同伛偻的老人般,孤僻而没落。房子旁没有宽敞的大道,几条散落的巷子,七拐八扭的通向房子,让人认不清面目,如同几条铁链子捆绑着几个孤僻的老人。屋里有点黑,唯一的一扇窗户挂着厚重的窗帘,窗帘是土黄色的,只是经过时间的沉淀,已然披上了一层灰暗。在窗帘的显眼处,还有灰黑的半个手印。窗子的一侧,有一个破旧的柜子,柜子的门没完全合上,留着条缝隙,掉出一截蓝色的布料。柜子旁有些木板,似乎是拆了某种家具又还没扔掉的木料,横七竖八地靠墙斜立着。地上不远处有些零碎的东西,两个叠在一起的大纸板盒,泡面的盒子。
【佳佳站着不动。
虎:给我滚进来。
佳:你不讲文明,说脏话。(歪着脑袋,噘着嘴。)
虎:不讲文明?(笑)
【佳佳四下瞧了瞧,屋子里有点脏,有点乱,更有点暗。她有些胆怯,往后缩了缩。
佳:叔叔,这是哪里?这是哪里呀?
虎:闭上你的嘴。
佳:呜,这是哪里?
【阿虎把铁门关了,再关上一扇木板门。
佳:呜,你说带我去看猴子的。说话不算数。
虎:小屁孩,你现在才知道吗?
佳:呜,你说过带我去看猴子的。
虎:他吗的,吵吵吵,劈了你。
佳:呜,你这么凶。可是,劈了你是什么意思?
虎:——哪那么多废话。
【阿虎拿了根绳子,绑住小孩。
佳:你是坏人吗?(怯怯地)
虎:我怎么会是坏人?我是好人。
佳:我妈妈说,坏人会把小孩绑起来。
虎:……我……只是做个游戏。
佳:游戏?
虎:这个游戏就是把手和脚都绑起来,再把眼睛蒙起来,等一下,你睡一觉,天上的仙女就会带很多好玩的东西过来。
佳:仙女?有翅膀的吗?
虎:对。
佳:仙女带猴子吗?
虎:当然。
【阿虎用力地绑住了佳佳的手。
佳:我不好,这样我不好……(叫嚷)
虎:别吵。
佳:……啊,我要妈妈,妈妈……(哭喊)
【阿虎从身后掏出了个小瓶子,往一条小方巾上一喷,方巾上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散开来。阿虎用小方巾硬捂住了佳佳的嘴巴。佳佳使劲把阿虎拿着湿巾的手往外掰,她使劲晃着脑袋,双脚乱蹬,一双鞋子被她踢出了一米开外。她喊叫着,眼泪从眼眶里波涛汹涌地出来。她挣扎着。在忐忑和挣扎中,佳佳渐渐安静下来,小手松了下来,双臂垂下,阿虎才放开了手。阿虎站了起来,呼出了一口长气。
虎:这蒙汗药用起来哪那么费劲,不是掺了水吧。他妈的,到处是劣质产品。
【这阿虎用脚踢开了药瓶,药瓶“骨碌碌”滚到墙壁的一个角落里。他看看躺在地上睡着了般的小孩,松开了小孩的手脚。
虎:真是累人,下次,要找也要找个小点的小孩。(瘫在椅子上)。
【阿虎看着这地上躺的小孩,小孩一张哭花了的并不漂亮的小脸。
虎:无论如何,这小孩也值两万块钱。
【阿虎在屋里左右徘徊。他打通了老黑的电话。
黑:喂。
虎:我现在手头有货。(急不可耐)
黑:几个?
虎:一个。
黑:男的,女的?
虎:女的。
黑:好。我过去看看。
【阿虎焦急地等待老黑,左右徘徊。
【老黑像个特务般,左右查看,然后进了门来。
虎:你终于来了。
黑:老弟,现在风声紧。不容易脱手。
虎:那怎么?我人都弄来了。
黑:现在生意不好做,知道吗,况且又是个女的。女的价格可低多了。
虎:你不是说两万吗?
黑:男的是两万。女的价格低一点。
虎:那你怎么说?
黑:顶多给你一万。可以的话,我马上带人。
虎: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?老黑。前几天,你说的,清清楚楚的,可是两万。
黑:小弟,我已经很给了你面子了,前几天是几天前的价格,每次成交的价格是不一样的。
虎:怎么不一样?货不是都一样?
黑:那你有本事,你自己去找人脱手啊。跟你说,我们把货从这里弄出去,在路上要颠簸几天,吃的,喝的,住的,用的,都用去好几千了。这些费用你给我?给你一万已经够多了。你自己好好想想,行的话,我带人。
虎:好,好,(不甘心)你说了算。
黑:对了,一回生两回熟嘛。你等着,我那边先联络一下。
【老黑出了门。
虎:你娘的,这老黑,还真是黑心。
【他叼着根烟,踱着,突然气急地扔了烟。
虎:这老黑,明摆着占我便宜。
佳:啊……
【佳佳醒了,正睁着一双眼睛看阿虎,双眼噙着泪水,瘪着嘴巴,欲哭的样子。
虎:干什么?(凶)
佳:我饿。
虎:等一下。(没好气的)
【阿虎端了泡面。佳佳坐在一侧,轻轻地抽泣着。
虎:哭什么?
【佳佳哭得更凶。
虎:不用——哭了,马上给你吃面了。
【阿虎解开了她的绳子。
【佳佳抓起筷子便往嘴里扒。但她不会用筷子,面条一根根不听使唤地往下滑。面条滑到碗外边,她便用手抓起来,把面条举得老高,然后抬着头,张着嘴,慢慢地吸到嘴巴里。她一边吃,一边笑。笑得时候偷偷捂着嘴巴,仿佛偷吃了天上的仙桃。她把一碗面都吃到了肚子里。吃到最后一根面时,添了添嘴巴。
佳:你刚才说什么?
虎:什么?
佳:睡觉的时候。
虎:什么?
佳:你说仙女什么的?
虎:啊?
佳:你说睡觉醒了,会给我很多好玩的。
虎:刚才那么好吃的面不是已经给你了?
佳:你说的是好玩的。你说话不算数。
虎:这老黑,死到哪里去了,还不过来。(自言自语)(看窗外)
【他走到角落,用叫踢了踢蒙汗药瓶子。拿起来,摇了摇,踢到一旁。他拿起一条小竹条,目露凶光,呲牙裂齿。
虎:小孩,过来。(笑吟吟)
佳:你干吗呀?(笑)
虎:说什么屁话!
佳:游戏?你当老虎吗?那条是你的尾巴吗?(她指着他手里的小竹条。)
【阿虎朝佳佳而去 。
佳:老虎,你不要过来。我当猴子,我还没有爬树呢。
【佳佳围着几张桌子跑圈,学着小猴吱吱的叫声。阿虎迅速地逮住了她的衣服。把她提了起来。佳佳使足小猴子的莽劲,用双手使劲乱抓乱舞,小手变成了爪子的模样,戳进了阿虎的一只眼睛。阿虎瞬间松开了手。阿虎揉眼,睁开来,佳佳却已不见踪影。一惊,四下一瞧,发现柜子后面露出一截小脚丫。他走了过去,一把把佳佳提了起来。“啪”地一声,竹条狠狠地打在她的大腿上。
佳:(哭)老虎没有这么凶的。
虎:你再哭,老子劈了你。
【佳佳的声音转成了轻微的呜呜声,她似乎真的有点怕了,呆在角落里,一动不动。阿虎拿出烟来抽。佳佳的呜呜声持续地,绵延的,直至渐渐地转低,最后没了声音。她窝在一个角落里,睡着了。
【老黑贼头贼脑地来了,敲了门,阿虎开了门让他进来。老黑眯着一双小眼,仔细地瞅了瞅角落里的小孩。
黑:这就是?(指着小孩。)
虎:对。
【老黑围着小孩转了一圈。
黑:你有没有眼睛啊?弄了个这么丑的。
虎:差不多都这样。
黑:什么叫差不多?
虎:小孩一张巴掌大的小脸,鼻子和嘴巴该长在什么位置,还是长在什么位置,没有太大的区别。
黑:这么丑的,怎么能轻易卖出去?不是我做生意不厚道,像这样子的,我只能给你五千。
虎:什么?
黑:这是买卖,买卖当然也要挑质量的。谁家愿意买个丑八怪回来?像这样的小孩,有没有人出钱还是问题。你叫我怎么给你高价格?
虎:老黑,这太好笑了吧。你刚开始说的可是两万,没说男女美丑的。况且这是个人,活人,怎能只值这个数?
黑:你以为像这样的,能卖到经济条件好的人家里去?我们要跑到农村的角落的山旮旯里去,农村家庭一年才只有几千块的收入。你用脑子想想,他们会花几万块来买这小孩吗?我们路费都要花掉几千块了,我们赚什么?给你五千已经够多了。
虎:可是我弄过可不容易。小孩的哭声就像是一个架高音喇叭,只要小孩一张嘴,就出问题。我带他回来可是提心吊胆的。
黑:这我就管不着了。
【阿虎沉闷着,不说话。
黑:话可给你说在前头,你多和这小孩呆一天,可是多一个累赘。哪天真要范了事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我刚才迟迟不过来,也是在挑时间,现在是非常时期,做什么事都要小心。你迟脱手,还不如早脱手。
虎:能否再高点?
黑:(笑)小弟,我是看在我们的情份上,才给了你五千。你要这样说,我再给你五百,不能再多了。话都说明了,可以的话,人我马上带走。
【阿虎脸上阴晴不定。他拿了根烟,抽着。
黑:怎样?我可没时间跟你耗着。
虎:你……(看着沉睡中的小孩一张天真无邪的脸蛋)这样,我明天给你送去。
黑:什么?明天?你不是临时变卦吧?
虎:老实跟你说,我今天可能还有点事情,用得上这小孩。明天我一定给你送去。
黑:你……是不是有什么不良嗜好?(瞄了瞄小孩)。
【阿虎意味深长地一笑。
黑:好,最迟明天早上,我明天中午的车,下午我人可就不在了。
虎:好。
【阿虎送老黑出门。
黑:毕竟我我们也是第一次合作,我还是希望我们合作愉快的。
【阿虎关了房门,左右来回地踱着。他掏出了个手机,打了电话。
虎:乌鸦,我上次听你说起一个顾老板…… 哦,对的。我现在手上有货,一个,女的……不分美丑,你说价钱多少……好的,一万块,就一万块……明天过来带人,好。
【阿虎放下了电话,抽了根烟来抽,双手不自主地颤抖。他狠命地吸了一口。
虎:(自言自语)这事总还跟以前他在街上从女人的包里掏出钱来的性质有点不同。老黑却说小孩的钱比女人的钱好赚。这明显的不是事实。要不,我怎么呆在这里就那么不自在呢。
【躺在地上的小孩,此刻却突然踢起腿来,紧缩着眉头,一副摇头晃脑的样子,似乎做了什么噩梦。渐渐地,她又平缓下来,沉睡着。
虎:明天你就要到农村的山旮旯里去了。(音乐渐缓)
 
 
第四幕
 
小虎:妈妈,妈妈……
爷爷:小虎子,小虎子,还有爷爷呢。
小虎:可是我要妈妈。
爷爷:你妈妈……她……
小虎:她去哪里了?
爷爷:她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。
小虎:她什么时候回来?
爷爷:不知道。
小虎:别人都有妈妈和爸爸,我为什么没有?
爷爷:你有爷爷就行了。爷爷最喜欢我们家的小虎子了。
小虎:我要妈妈。
爷爷:你妈妈在一个很远的山旮旯里,那里有很多的蟑螂,老鼠,不好玩。而且你妈妈现在有了一个新的爸爸和小弟弟。
小虎:她不要我了吗?
爷爷:你妈妈要你的,等你长大了,她就回来了。
小虎:长大了?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?
爷爷:你长大爷爷这里,长到这里。(手比划着)
小虎:可是,爷爷你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白胡须?
爷爷:因为爷爷老了,每过一天,爷爷的白胡须就多一条。
小虎:那数数看,你有多少条胡须。一,二,三……
爷爷:爷爷一天天变老,小虎子就一天天长大。等小虎子长到大人的时候,爷爷就不在你身边了。
小虎:不行,你不能离开,你要一直呆在我的身边。
爷爷:好,爷爷在你身边,都不离开。我的小虎子啊,小虎子……
 
 
第五幕
虎:爷爷……爷爷……
    【阿虎睡梦中惊醒,立起身来。
佳:(睡眼朦胧)你说过给我很多好玩的,你还说带我去看猴子的。说话不算数,说话不算数。呜…
【佳佳似醒非醒,眼泪却已争先恐后地往外涌。她手舞足蹈地乱扔着地上的一些废旧用品。
虎:烦不烦人啊。
【阿虎走过去拿蒙汗药。一个个废旧物品直朝他的脑袋而来。他一个躲闪不及,被挨了个正着。阿虎更加火冒,走去拉扯佳佳的衣裳。佳佳却逃脱了,跑到一个破旧的纸板箱旁,她从半开的箱子中抓出垃圾来,直朝阿虎扔去。阿虎手当掩护,半遮半掩地慢慢地接近她。
佳:(兴奋地大叫)猴子。
【她手中拿着一个如她的拳头般大小的布料玩具猴。这猴子是棕色的,只手掌、脸部和屁股是黄褐色,头上戴着个红帽子。它异常地破旧,布满尘埃,有明显的污水的痕迹。
佳:(蹦跳)叔叔,猴子。
【阿虎也不知这玩具猴子是哪里来的,那个破旧箱子他从来都没有去翻过。阿虎手中还拿着蒙汗药,走近了小孩。正当他贴近小孩时,冷不丁地,小孩的脸向他凑了过来,在他的侧脸上亲吻了一下。
【他立在原地,不知所措的,用手擦去留在他脸上的口水。
佳:谢谢你,叔叔。
虎:嗯?
佳:(翘着一根小手指)哦,我知道了。
虎:什么?
佳:你是故意放在这里,让我找的,是不是?
虎:什么?
佳:你早知道这里有猴子。然后你想了一个办法,故意不告诉我,然后让我在这箱子里找到猴子。是你送给我的猴子,对不对?你看我聪明吧。
【阿虎哭笑不得。他手中的蒙汗药收了回去。
【佳佳坐在一侧,一心玩她的猴子,玩猴子翻跟斗,玩猴子跳绳,玩猴子抓痒痒。阿虎坐在一旁,看着她玩猴子。
虎:小孩,我跟你说。你要看猴子,要到很远的地方去,那里有很多很多的猴子。
佳:(伸出双手,怀抱的样子,比划着)有这么多吗?
虎:比这多多了。
佳:有五只吗?
虎:有。
佳:那有一百只吗?
虎:有。
佳:有比一百还多的一百只吗?
虎:有。
佳:(兴奋地跳了起来)我们什么时候去看猴子?
虎:明天早上。
佳:好。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,变变就是小狗,猪八戒。
【佳佳伸出小手来,与阿虎钩钩手指头,一副认真的模样。
佳:可是,我想妈妈。能不能把我妈妈也带过去看猴子?
虎:明天你妈妈有事情做。我们看完了猴子,就去找你妈妈。
佳:我要妈妈。
虎:你的猴子怎么不跳了?
【佳佳立起猴子玩偶,又沉浸在玩猴子的乐趣中。
虎: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猴子?
佳:我小时候的小时候,可能是我四岁,不,可能更小的时候。
虎:(笑)小屁孩,你才多大啊?
佳:那是我的小时候呀,我是一天天长大的嘛。
虎:好,你说。
佳:我小时候,我的爷爷都带我去看猴子。爷爷就给小猴子吃花生。我告诉你哦,小猴子还会剥花生的。
虎:那现在你爷爷为什么不带你去看猴子?
佳:我妈妈说,爷爷飞到天上去了。
虎:哦。
佳:叔叔,如果我明天去看猴子,会不会看到爷爷呢?
虎:嗯,可能吧。
佳:哦,耶。(高兴地扭动屁股。)
虎:你很喜欢你爷爷吗?
佳:超级无极喜欢。
虎:我也很喜欢我爷爷。我是我爷爷养大的。但我的爷爷在我十二岁那年,也——飞到天上去了。
佳:你去找他了吗?
虎:我——没有。
佳:他有从天上飞下来找你吗?
虎:没有。
佳:那我明天把爷爷借给你。
虎:明天?
佳:明天你带我去看猴子的,我爷爷也会看猴子的。他会从天上飞下来的。
虎:傻丫头,你叫什么名字?
佳:佳佳。
虎:佳佳,明天……你爷爷…………你家里有哥哥姐姐或者弟弟妹妹吗?
佳:妈妈说要给我变个小弟弟,还没变出来。
虎:那,其他的人呢?
佳:什么?
虎:因为我们明天就要去看猴子了……如果你想吃什么,叔叔去买。
佳:哦,让我想想……冰淇淋。啦……啦……(手舞足蹈)。
虎:你这小屁孩,有吃的就行了,好。你乖乖呆着,我去买冰淇淋,两分钟后就回来。
【阿虎锁了门,出去。
【阿虎拿着个冰淇淋,站在门口,看到大门已经打开,里面空荡荡的,一惊。他奔了进去。
虎:佳佳,佳佳……
【房间内,他看到了佳佳安静地坐着摆弄着猴子,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。但随之他看到佳佳身后的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。
虎:……(勉强地)武……哥,你怎么来了?
武:他妈的,什么怎么来了,我不来找你,你还能找我?
虎:我不是说过两天给你送去吗?
武:过两天,这日子可不知是多少个两天了。我跟你说,你别跟我打马虎眼,我今天拿不到钱,你休想从这个门出去。
虎:我明天就有钱了,明天给你。
【张成武的一只手按在佳佳的肩上,佳佳疼得哇哇直叫。阿虎紧张地迈向前。
武:是你女儿吧?
虎:不是。
武:不是你女儿,你会这么紧张?还冰淇淋?不是女儿也是侄女吧。
虎:真不是。
武:你少给我装。
虎:不是武哥,我现在真没钱。明天,明天我给你送去。
武:少罗嗦。一句话,没钱呢,我先把这小孩带走,等明天你有钱了,再过来领回去。
虎:这不行……
武:你想赖着,不还钱是不是?
虎:钱,我一定会还的……哎呦……
【阿虎的身上已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。张虎想还手,但在他的手还未触到张成武的身上,脸上又被掴了一巴掌。
武:(骂狠狠地)你还想跟我玩花招,先照照自己的脸,够不够资格。一句话,今天,我拿不到这钱,就把这小孩带走。你自己决定,有没有钱啊?
虎:小孩你真不能带走。钱,我明天早上就给你……
武:你骨头还真够硬,是吧。
【张成武的拳头如石头般落在阿虎的身上。阿虎一只拳头从腰间猛冲向武哥的肚腩。张成武挨了一拳,开始与阿虎厮打起来。阿虎拳脚相加的同时,不忘躲避,碰翻了柜子,瞬间堆在墙角的木板“哗啦“地散落了一地。阿虎脸上青红交织,明显地居了下风。张成武的胳膊压住了阿虎的脖子。正当张成武再一次挥拳砸向阿虎的时候,张成武的屁股上却挨了一拍,回头一看,
佳:打老虎的屁股。(拿着块小木板)。
【张成武火冒三丈,转身去抓佳佳,佳佳一溜,没给抓住。张成武迈开大步,向佳佳冲了过去。地上,一块散落的木板,并未顾得及细看。他的脚踩到了木板上的钉子。脚下,一片大红,地上一个鲜红的血印子。他顿时“哇哇”大叫。
【阿虎迅速抓起佳佳的手,冲了出去。佳佳被阿虎抓着手,双脚快步地奔去。
 
 
第六幕
【阿虎拉着佳佳,停下来喘了口气。
佳:(哇哇大哭)他流了好多血。
虎:不要哭了。
【佳佳还继续哭,引得几个路人回头看她。
虎:(慌乱)不要哭了。
【佳佳一听张武这话,却哭得更凶。
虎:我买糖给你。
【佳佳不理,继续哭着。
虎:我带你去看猴子。
【佳佳的哭声稍微轻了点,渐渐地,抽抽噎噎的。阿虎拉着她继续往前走。佳佳的哭声已经停了,劳累的样子,慢慢吞吞地拖着脚步。
佳:他去看医生了吗?
虎:什么?
佳:刚才那个叔叔他去看医生了吗?
虎:嗯。
佳:你为什么回答嗯?
虎:他应该是去看医生了。
佳:他会好吗啊?
虎:当然,医生开了药就会好。
【佳佳笑了,加快了脚步,跳跃着往前。
虎:我小时候,也是你这个样子。
【阿虎上前拉住佳佳的手。
虎:你想妈妈吗?
佳:(撇开嘴)我要妈妈。
【阿虎紧紧握着这双小手。车水马龙中,他踏着脚步往前。渐渐地,眼前出现了那天他带着佳佳离开时,所看的那颗古老的榕树。
虎:去找你妈妈吧。
【佳佳向前奔去。跑了几步,又转身。
佳:叔叔,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猴子?
虎:下次吧。
佳:好。
【佳佳渐渐往前,突然又想到了什么,转过身来,小手捂着嘴巴,然后向阿虎的方向甩去,这是一个简单的飞吻动作。
【阿虎咧嘴笑了笑。
虎:我小时候,也是这么一副模样。

话剧剧本《行程》由我爱语录网(www.akuvire.com)收集整理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文章评论
版权所有 我爱语录网 www.akuvire.com
本篇话剧剧本《行程》来自我爱语录网,更多话剧,程》相关美文请浏览我爱语录网。